SS:冰瞬米妙卡笛卡
原创:云煌脑残粉
游戏:花喵恭苏恭一生推
圈地自萌,小天线么么哒

【古剑/苏恭】堕仙成魔(四)

首发 MIMUS论坛




CN:
百里屠苏—— @燃冰 
欧阳少恭——林瞬儿

【欧阳少恭】
【整整一晚躺在床上却无丝毫睡意,屠苏的话伏羲的话来回于脑中穿插响起,隐约觉得甚至期盼两者间有些许联系,又觉得这未免太过……而所有的线索都指向自己同屠苏的记忆,如能找回当年欧阳少恭经历的事……
可如今已三百多年过去,还有谁……
至此脑中突然灵光一现,阿翔!
念及阿翔对自己和对屠苏截然不同的表现,他一定知道曾经发生的事,并且据此推算,自己与屠苏之间,恐怕还有什么恩怨横隔,否则阿翔也不会一直对自己横眉怒目……但若真是如此,屠苏怎会宁愿渡魂也不肯遗忘?何况听他提及那人时,面上并无丝毫憎恨……
以手臂遮住双目,努力去忽略此时烦闷的心情,算了,还是顺其自然吧】

【百里屠苏】
【纠结一夜该如何令先生消气,直到晨曦透窗也无果后,叹口气揉揉眉心翻身面朝里缩进被子,强迫自己放空脑子睡一小会儿,免得被先生看出端倪再怪自己胡闹。如此闭上眼将杂念都抛开后不消片刻便再度睡熟……】

【欧阳少恭】
【第二日早早起床备了早饭却未见屠苏,疑惑之下进入他屋中却见人在床上睡得正熟,料想他昨日消耗过多,也就将早饭一直放于炉上温着,然后回到自己屋中收拾此次带下来的东西。
除去瑶琴和十数枚效用不同的药丸,还有一块玉石,原本是瑶宫水岸旁的,当日偶然被自己得见,觉得其通体澄碧,入手沁凉,便捡来打算下界寻一工匠将其边角磨圆制成玉佩送于屠苏……
顿了下起身留一字条交代屠苏醒来之后将厨房的饭热热吃了,连着一枚调理气血的丹药一并留下放于屠苏床头的桌案上,然后拿着玉石去了江都镇上】

【百里屠苏】
【一觉睡醒已经将近中午,揉揉眼睛翻身坐起来盯着日光愣了会儿神,突然清醒过来,昨天先生回来了!?转头正见桌案上的字条,看过之后叹气拿了丹药下床溜达去厨房,便闻见饭香,自己端到桌边依照先生吩咐吃光饭菜又吃了药才将东西都收拾完。阿翔这会儿不知飞去哪玩了,倒是先生……不知何事去了江都到现在还未回来,原本一人总能安排好自己,现在先生回来了一下有些无所事事,索性犯懒在院子里拉了凳子手托腮发起呆来……】

【欧阳少恭】
【进入江都后自是得遇诸多熟悉面孔,待先入医馆打了招呼,再出屋时便发现门口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一时竟有些难以应对。如此耗费了将近大半日,才算得了清闲,找了江都最好的一家玉器店,说明要求付了定金,然后提着满满一篮邻里送来的生的熟的饭菜,回到桃花谷中。院中发呆的少年看似有些无聊,想起昨晚那一番称不上愉快的谈话,驻足门前犹豫着要怎么开口】

【百里屠苏】
【在院中晒着太阳,感受暖洋洋的温度,思绪也似乎有些停滞,眯了眯眼无意间瞥见院门口的人影,愣了下赶紧起身迎上去又在门口脚步一滞,想起昨夜对方态度有些踌躇,不知先生消气没有】先生……【目光游弋一番落到对方手里的篮子上,抬手接过来拎着】辛苦了……

【欧阳少恭】【将篮子递与屠苏】都是城内居民所赠,有材料,亦有成品菜肴



【百里屠苏】嗯……【应声跟在对方身后】我泡了热茶,先生喝口水休息一下吧

【欧阳少恭】嗯【步行回主厅坐下,打量四周熟悉的摆设片刻复又开口】昨晚之事……别放在心上

【百里屠苏】【闻言愣了下,摇摇头,上前到了热茶递给对方】先生教训的是

【欧阳少恭】屠苏当知我所言为何

【百里屠苏】【低头】屠苏……知道,先生待我一向温和不曾厉喝,这次是我莽撞不爱惜自己令先生担心,屠苏知错了……

【欧阳少恭】
……【本是言及渡魂之事,然而屠苏一直在擅用焚焰血戮的事情上打转,不由皱了皱眉,最终只当对方不愿与自己多谈,也就作罢】你知错便好【取出饭盒跟餐具】这麒麟鲈鱼是客栈掌柜特意送的,你趁热吃吧

【百里屠苏】【看先生皱眉,又岔开话题将饭菜端出来,心中还是有些打鼓】先生,您……

【欧阳少恭】【夹了最好的一块鱼肉到屠苏碗中,据说这个补脑】屠苏还有话说?

【百里屠苏】我……【话语顿了下抬头看向对方】先生,气大伤身

【欧阳少恭】气?【愣了愣将筷子放下】何出此言?

【百里屠苏】……昨天【闻言也有些发怔,但见对方表情脸色似乎与平时无差那么……】先生你不生气了?

【欧阳少恭】【又夹了一块鱼肉给屠苏】我已说过无需介怀

【百里屠苏】……【琢磨过味儿来,心底一宽,遂放松不少,抿嘴点头】嗯!

【欧阳少恭】行了,快吃吧【又取出几块饼递过去】吃完去将仓库里的药材拿出来晾晒分拣,今儿下午,兴许又有的忙了

【百里屠苏】【接过饼准备吃饭却听先生说有事要忙?】先生昨天才回今天就要行医么?

【欧阳少恭】
【提起这事面色不由柔和了些,比起冷冰冰的天界,江都此处实则更有家乡之感】嗯,方才去往城内办事,在医馆便被邻里围住……以往大多不过擦肩之交,如今两年未见,还送了不少物什,此番盛情,原该为大家诊脉调理一番,以示报答

【百里屠苏】
……【见先生面色缓和言辞间透出些许欣然,心里隐隐有些失落,但思及对方所言确实有理,也就点头应了】恩

【欧阳少恭】
【待午饭吃完,一直整理药材到午时刚过,便听到门外有人在喊,想是求医的人来了,也就唤了屠苏倒茶,自己随之将人引到主厅内坐下,为之诊脉调理】

【百里屠苏】
【吃过午饭将碗筷收拾妥当后,药材理了一半便听有人上门求医,依先生吩咐端了两杯热茶放到桌上,一杯给病人一杯留给先生,随后才转出房间继续在院子里分拣晾晒草药】

【欧阳少恭】
【从第一名病人到来后,后面陆陆续续上门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不过好在真正病患者并无几位,大多只是望闻问切便可,少有几位需要开些调理药方,便交由屠苏去准备,如此随着时间推移,竟是少有空闲】

【百里屠苏】
【下午一直有人陆续前来找先生开药,虽不至于排起长队,却也突然有种门庭若市之感,与之前两年几乎天壤之别。药材理完转回前厅帮忙抓药,期间见先生被人围在中间,诊脉之余还要闲话几句,待送走眼前这位相邻,行至桌边目光落到方才的热茶上,茶盏位置不曾动过,想必此刻早就冷了。无奈皱眉转身换了新茶,忍不住出声提醒】先生,喝口水吧……

【欧阳少恭】【外面似乎已经排起了队,此时听到屠苏旁边又放了杯水,也只来得及拿起来抿上一口】

【百里屠苏】
……【见先生只喝了一口便继续忙着诊脉,心下有些埋怨这些人平日里不甚走动,反倒此刻热情得闲话家常,无非是看中先生温和又免费诊治,自觉占去些便宜罢,却害先生受累……看着门外还在排队的人皱眉鼓了鼓嘴角,搬了凳子坐到先生身边拿起笔墨分担一些书写药方之事】

【欧阳少恭】
【纵然有屠苏在旁帮忙撰写药方,也一直忙到临近日落才算有了些闲暇时间,谁知刚活动了下手臂就见前面又坐下一看上去五十左右的妇人,诊脉过后也没有走的意思,反是攀谈了几句就扯到也不知哪家的闺女身上】…………【皱眉细辨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竟是要给自己说媒,当即大窘,既已成仙,当杜绝七情六欲,岂可再谈论这些男女之情?然而这理由于对方却是万万说不得的,几番推辞那人却似听不懂自己话里意思,自顾自扯些有的没的,无奈之下只得苦笑先任其说完】

【百里屠苏】
【一下午大好时光因不断上门求医之人而很快过去,眼看日落西山,准备起身收拾笔墨纸砚和散落草药,就听眼前这位大娘口若悬河攀谈不止,原想着是健谈之人又上了年纪本爱唠叨,谁知侧耳听了几句才明白这是要给先生说媒?!手里动作一顿,目光在其眉目间上下打量一番莫名生出反感,先生虽面露尴尬婉拒几句,却拗不过这人言辞不断,且不论先生已然成仙断不可能娶妻生子,便真是如此也得两情相悦才好!心里烦躁因这女人越发绷不住,出言打断】这位大娘,先生今日只是义诊,您若无病且行回吧,莫要再言其他,误了先生休息!

【欧阳少恭】
【那人一番肯切言辞被屠苏突然开口打断,自己心底也是松了口气,又听她不满嘟囔着还要再说,急忙开口跟道】屠苏所言甚是,今日确实天色已晚【起身】婚姻之事一来在下居无定所,怕是会委屈了姑娘家,二来实在是无心于此,还请莫要再浪费口舌了【抬手相送】

【百里屠苏】
【那人见先生起身做出“送客”手势,似是不满又不好发作,转脸见着自己却拉下笑脸埋怨着什么“小孩不懂事要耽误长辈姻缘”之类,当即撂下手里纸张眉目一挑】先生已然言明心意,您若再此纠缠恐也有失“长辈”身份,时辰不早,山路崎岖,还请下山留心脚下!

【欧阳少恭】
……【未料到屠苏会有此一举,愣了下再看向那妇女面上已是有些挂不住,再看屠苏也是一脸倔强之色,开口语意却是有些无奈】屠苏……

【百里屠苏】
……【听出先生言语间无奈,虽无责怪却依旧心中不悦,但也知自己如此确实失了礼数,皱眉敛起草药转身去院子里收拾东西】

【欧阳少恭】
【看着屠苏径直去了院子,摇摇头心底叹了口气,然而印象中这似乎是对方第一次跟自己闹脾气?便是渡魂百年,终归,也还只是个孩子需要人哄……吧?
念及此处再看向那妇人的神情也随之少了几分耐心,却依然尽全了礼数,对方大抵知道再赖着也无济于事,因此也就离开了】

【百里屠苏】
【将院中草药悉数收回,天色已然擦黑,眼见那妇人知趣离开心中仍然有些烦躁不知为何,余光瞄见墙角干柴索性拎了斧头劈柴权当发泄】

【欧阳少恭】
【将屋内收拾完毕后不见屠苏回来,还隐约听到似乎有劈柴声音?待出了屋子视线扫过院中,才发现屠苏一脸闷闷拿了个斧头在墙角劈干柴,想想索性就站在原地看着,反正这柴早晚是要用的】

【百里屠苏】
【柴劈到一半天就彻底黑透,再想继续确实难以辩物,实则自己也手臂酸软有些累了……重重呼口气丢开斧头,弯腰将木柴贴着墙根码齐才起身抹了把汗,转头才见先生站在房门口,烛光从身后打过来在地面拉出纤长黑影】……

【欧阳少恭】【见人终于停下才上前伸出手】回屋吧

【百里屠苏】
【盯着伸到眼前的手,怔愣片刻,忽觉自己行为可笑,先生待人一向宽厚,便是麻烦也少有抱怨,但正是如此才会有人得寸进尺的么……皱皱眉,低头握住对方手,虽触感微凉能觉出指尖抚琴所留的薄茧,于自己却是唯一的温暖】

【欧阳少恭】
【握住屠苏的手的时候突然想起五年前自己跟他在街角初遇时的场景,一晃数年过去,眼前之人身形抽高不少,许是要不了多久,便可与自己并驾齐驱了。
将人领至厨房,中午带回来的饭菜还有一份,此时稍微加热便应该是够屠苏晚上食用了】吃完到院中找我

【百里屠苏】
【被先生领进厨房,目光一直停在交握的双手上,随后听其吩咐,疑惑抬头愣了下,猜不出对方心思,也不敢随便开口又惹其心烦,遂老实点头应下】恩……

【欧阳少恭】
【待人应下后便回了自己屋中,先搬着石案沿东面石子路上山至水边,抬眼往前看去,满山树林笼罩上一层金红,隐约传来鸟啼合上溪水潺潺,这自然之声,着实也味道。
将石案放好之后转回房间取了瑶琴细细擦拭过后才放置于石案,这熏香从天界带下,亦是自己一贯喜欢的清雅气味】

【百里屠苏】
【先生离开后自己将饭菜热过,但终因心中隐隐有些莫名情绪晃动,待坐在桌边吃完晚饭已经过去小半时辰,起身收拾了碗筷又给阿翔备好五花肉,便转出厨房,先生房间并未点烛火,周围寻望一圈顺着小路绕上行至水边就见石案瑶琴,先生跪坐琴前,桌角一盏香炉,淡香缭绕……脚步微滞,此景如梦竟觉异常熟悉,不由心中诧异】

【欧阳少恭】
【听到身后脚步先随手拨了几个音,再顺势引出那一曲凤鸣榣山,而此刻琴音回荡于山谷之间,倒是多了几分空灵韵味】

【百里屠苏】
【琴弦拨弄,灵动几声瞬间夺取注意力,随后曲调回荡婉转悠扬亦是令人惊叹!不由自主缓步上前在先生身边席地而坐,目光流连于干净指尖胶着粘连,心底隐有相同曲调复合而生,仿若同源……】

【欧阳少恭】
【待屠苏于身侧坐下,熟悉气息似能直接传入心底,琴音渺渺天地悠悠,忽然觉得自己所求也不过就此一琴一人,相伴足矣】

【百里屠苏】
【微眯双眸偏头凝看先生面容,皎洁月光于其周身镀了莹润,恍惚与梦境重叠出丝丝密密的酸楚,压在胸口闷胀难受不知何故……】

【欧阳少恭】
【一曲终了,双手掌心轻按琴弦停了余音,随即侧转过头正好对上屠苏视线,却因对方眼神中透出的情绪怔然,随即有些莫名】在想什么?

【百里屠苏】
……【琴音散去却听先生问话,怔愣回神才道自己如此盯着对方却是不合理法,目光一闪扭头看向水面】……想如果能一直陪着先生,该多好……

【欧阳少恭】
……【闻言眉峰微扬,直觉屠苏定是隐瞒了什么,不过,这话听着极为受用,也就不再追究其它】若能如此,自然是好

【百里屠苏】
……?【没想到先生也会如此说,惊讶转头看向对方却觉得确认这种事有些尴尬,随即胡乱找了个话题】……琴……先生,曲子,听上去很熟悉

【欧阳少恭】【屠苏面上难得一见的表情让心情轻快了些许,不由扬起嘴角】哦?

【百里屠苏】也,很好听……

【欧阳少恭】【笑】屠苏喜欢便好

【百里屠苏】喜欢,琴,曲还有先生,屠苏都喜欢

【欧阳少恭】【满意泛上嘴角,随手又起了个调子即兴而弹】

【百里屠苏】
【先生抚琴的模样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清淡,可谓赏心悦目,但随即也想到对方身为乐仙寿数不是凡人可比,能如此伴着先生的时日算起来着实不多……不知当年决定渡魂的自己是否也是因为想常伴一人才心甘情愿……】

【欧阳少恭】
【能够察觉到屠苏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却不排斥甚至于有些享受这种感觉,因此也未出言点破。而琴音再度停止之时,夜色已悄然沉降,月上树梢衬出些许静谧,桃谷中亦是只剩轻微风声……】

【百里屠苏】
【先生一直抚琴,自己也没出声打扰,直到琴声再度停下思绪还缠缠绕绕没收回来】……先生,你有喜欢的人么?

【欧阳少恭】喜欢的人?【突然听屠苏问起此事不由一愣,细想之下……若真要说与谁较为亲近……】你

【百里屠苏】
【原本只是脑子不清楚脱口而出的话,结果先生认真想过给出的答案竟是自己?!怔然愣住,心里莫名高兴面上却觉有些发烫】……

【欧阳少恭】情之一字,于修仙终是禁忌,才有太上忘情一说,便是相互之间交流,也是极为寡淡的……

【百里屠苏】……【清心寡欲?闻言皱眉】先生也是如此?

【欧阳少恭】【低头指尖拂过琴弦】许是我在人间的岁月多些,这一点上,倒不配作一名仙人了

【百里屠苏】【摇头】先生带人温和宽厚乐善好施悬壶济世几乎是有求必应了,在屠苏眼中唯有先生这般才配得上“上仙”二字!

【欧阳少恭】【笑摇摇头】屠苏莫要将我想的太好,如此不过是寻一谋生之道罢了

【百里屠苏】【拉了对方广袖辩解道】并非屠苏想的太好,而是只有先生对屠苏太好

【欧阳少恭】【这话说得令自己一愣,在舌尖回味了几遍后看向屠苏笑容揶揄】绕口令?

【百里屠苏】…………【被对方反问得脸上一窘,小声埋怨道】先生……

【欧阳少恭】【笑将视线收回放眼天地之间】你即失却渡魂前尘记忆,如今也不过十五岁年龄,还是勿要妄下结论

【百里屠苏】……先生不相信我?

【欧阳少恭】【闭了闭眼】非是不信,只因这世间变故众多……倘有一日,你发现事情与你所以为的不同,又不知会如何了

【百里屠苏】
……【皱眉思考对方所言一时也找不到其他话语反驳,只是……】便是不同又如何,天地之大本就无常,若是他日屠苏朝颜夕改先生便不再要我了么?

【欧阳少恭】【闻言顿了下随即看回眼前少年】那若他日你发现我实则为大恶之人,仍会坚持方才看法么?

【百里屠苏】
【对上先生目光,其中深意令人辨识不清】……先生修仙应知善恶一念,且为相对……事事因果循环,屠苏相信先生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的理由!

【欧阳少恭】
善恶一念……【目光下移兀自于心底默念了几遍,然自己实则从未有机会真的去体验何为善恶,何况……】我并非修炼成仙……依伏羲所言,是有人牺牲命数渡我成仙,我却不知那人为谁,现在何处……【意念微转抬眼看向屠苏】这点与屠苏,倒有异曲同工之妙?

【百里屠苏】……【初次听对方谈起自己之事,却因这话有些疑惑】牺牲命数渡先生成仙?

【欧阳少恭】伏羲是如此言告于我,至于其它,我也不甚明晰

【百里屠苏】【闻言心里少有失落】……想必此人与先生关系匪浅

【欧阳少恭】兴许……【摇摇头不想再提,毕竟事关此事自己亦是一筹莫展,便只抱了琴起身】天色已晚,回屋歇息吧

【百里屠苏】
【见先生不想再继续话题,便起身应了】恩……【目光落到琴上,顿了下伸手将瑶琴接过来抱在怀里】我帮先生拿吧

【欧阳少恭】……好

【百里屠苏】【古琴在手却是有些分量,想着此琴必是跟随先生多年要在伏羲面前演奏之用,遂不敢怠慢,小心抱好返回房中】

【欧阳少恭】【一路回了自己房间中才将琴接过重新放好,然后准备更衣就寝】

【百里屠苏】
【抱着琴跟在先生身后进去房间,脑子里却是一直回荡着之前听闻之事,原来这世上除了自己还有一人与先生更为亲密……牺牲命数渡先生成仙……这种事……怀中突然一轻,见对方已将瑶琴置于桌案,目光落在其背影之上,不知怎么就冒出个念头……】先生

【欧阳少恭】【刚将外衣脱下就听到屠苏声音,转身见他仍在门口站着,不由疑惑】还有何事?

【百里屠苏】渡先生成仙之事,换做屠苏也心甘情愿

【欧阳少恭】……!

【百里屠苏】【心中所想脱口而出之后也是一愣,但见先生并未回答一时也觉此言唐突,抿了抿嘴看向对方强调】不后悔!

【欧阳少恭】
【难以言说此时究竟心情为何,心知屠苏会有此一言只因自己于他心中确是重要之人,但是……手在袖中攥紧,压下胸腔内翻涌情绪,看向对方】你有此心意已属难得,然成仙之事实非我所愿……你若真有心为我做些什么,好好活在这世上便可,这种损耗自身之事,勿再胡思乱想!

【百里屠苏】
……【先生之言自是明白,但总觉其间有些东西并非表面这边简单,然先生说成仙非其所愿,却是令人不懂亦猜不透为何,转念思及修仙需寡情寡欲恐怕上界所处太过清冷令人不喜吧……】

【欧阳少恭】可还有其它事?

【百里屠苏】【想法被打断愣了下,随即摇头】先生好生休息

【欧阳少恭】嗯【心情因方才话题还有些烦躁,此时也不欲多说】晚安

【百里屠苏】先生晚安【转身出屋将门带好】

评论(2)
热度(16)
  1. 林瞬儿林瞬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熊猫之家
    orz一时迷糊扔错地盘了

© 林瞬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