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冰瞬米妙卡笛卡
原创:云煌脑残粉
游戏:花喵恭苏恭一生推
圈地自萌,小天线么么哒

【逆水旧场】两个无名小剧场搬运

提前声明剧场无CP但偏向戚顾暧昧,不过我觉得原剧里他俩确实就挺暧昧的XD~

说起来都是2011年的旧场了。

第一场是陛下的花满楼在某个群里考核,给了些关键词,结果她跟那边群里的小顾对出来的戏一度让我天雷滚滚,于是放了豪言说同样的关键词我出小顾跟你对,不敢说正皮但至少比那个考核看着顺眼,然后……就有了这个……

第二场唔……只是一次聊天,好像是为了陪陛下交一月一次的群戏?第一次群戏是用本皮佑和对的,当然浓浓的穿越感,于是第二次干脆上小顾皮吧,于是……就这样了

 @燃冰 


CN:
顾惜朝——林瞬儿
花满楼——燃冰
追命——燃冰

(一)顾惜朝VS花满楼

关键词:爱情。背叛。杀戮。碧螺春。君子。

【花满楼】
【清晨薄雾散去,小楼之上的盛放花朵沾染了露水,以手拂过,指尖微凉。将水壶置于一旁的矮桌上,回身进屋,取了新进送来的碧螺春,随手泡上,沸水浸泡的清茶淡香氤氲,渐渐浓过室内挥之不散的草药味道。
里间床上传来轻微响动,手里动作一顿,凝神侧耳,心道,这人总算是醒了。遂倒了杯清水走到床榻前】顾公子,你醒了?

【顾惜朝】
【醒后还有一瞬避不开梦中铺天盖地的血腥,每张带着愤怒的熟悉不熟悉的脸一一脑海闪过,最后都凝聚在泛着寒光的刀锋上。
逆水寒,戚少商。
日日夜夜的梦靥都逃不开那个人的影子,这一路背叛杀戮,自己交付出的,竟是全部。
随着意识慢慢清醒,周围夹杂着草药味道的茶香沁入心脾,顺着脚步声来源转头看去,是一名素未蒙面的公子,看得出家世不错,教养也好,只是……敏锐捕捉到他眼睛的失神,可惜了。
开口说话嗓间却有些干涩,只得先用手肘撑着身体起身,接过他递来的清水,润了润嗓子才问道】这里是?

【花满楼】
江南,花家

【顾惜朝】
哦。

【顾惜朝】
【原来是江南地带富甲一方的花家,那么眼前这位便应该是花家七公子了。只是,自己之前明明被人追杀……
低敛眉目回忆,昏迷前有人阻止了众人的杀戮,四条眉毛,跟他相似的脸上酒窝深陷。
灵犀一指陆小凤。这就不难解释自己会在江南花家了,花满楼跟陆小凤,本就是至交好友,也亏得花满楼肯收下自己这么个大麻烦。】
原来是花家七公子,失敬。

【花满楼】
不敢。【拱手还礼,和煦笑道】久闻顾公子博采伟略,今日得见,也算缘分。不知顾公子现下感觉如何?

【顾惜朝】
【禁不住冷哼一声,纵使博采伟略又如何,世间又有几人真的肯用此评价顾惜朝,最多不过是逼宫失败的乱臣贼子罢了。
思及此处语气有些冷淡】
已无大碍,多谢七公子照顾。
【说罢便起身,预备离开。】

【花满楼】
【闻言眉头一皱,抢步上前按住他,不恼他冷漠疏离的口气,耐心劝慰道】你重伤未愈不宜乱动。

【顾惜朝】
【看一眼拦住自己的人】七公子,你我不过萍水相逢,犯不着因为顾某的缘故令七公子与江湖上诸人为敌。

【花满楼】
顾公子多虑了。【起身扶他靠坐好,笑意淡淡】相逢即是有缘,花某若是想躲清静,三日前大可将你拒之门外,如今你身在小楼,便是花某的客人,于江湖恩怨无关,这是其一。其二,花某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想必顾公子也不希望花某食言有负至交吧?其三……恕花某直言,顾兄此刻若踏出小楼半步,绝无全身而退的可能。上天有好生之德,蝼蚁尚且偷生,顾兄不该罔顾自己性命
,也辜负了救你之人……

【顾惜朝】
【听他一一数落,竟有些来了兴趣,待他说完,挑眉回道】其一,恩怨就是恩怨,七公子纵然护得了顾某一时,也护不了一世,何不早些分断,免得日后再过多牵扯。其二,我要走,你必拦不住,这点聪明如陆小凤又怎么会不知,自然也不会为此怪罪公子食言。其三,请转告陆小凤身后的那个人……【眼神沉了沉】顾某命贱,不值得他这般相救!

【花满楼】
【听他言辞激烈,句句针锋相对,不由暗叹,果真是如传闻一般辞令犀利。只是,他话虽然不假,却不能让他如此离开】敢问顾公子,若是他日你口中之人命在一线,顾公子作何处置?

【顾惜朝】
【闻言一顿,那个人在自己眼中,就是只砍不死的狮子,不管自己如何用计,他总有办法活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甚至,一次比一次更强大。他会命悬一线?……嗤笑一声】便是如此,与我何干!何况,若真有人可令他命悬一线,顾某倒是有兴趣认识认识,也好交流下经验。

【花满楼】
【意料之外,当下一愣,但转念一想这话原也在情理之内,想来那千里追杀,定是惨烈异常的。笑叹一声摇摇头】顾公子句句不留退路,花某自叹不如。【起身走向外间,起手斟茶,双手各执一杯转回床边】只是,顾公子与他一路纠缠至此境地,却也是身在局中不自知么?【一杯清茶递上前去】这小楼只待朋友,且门户常开,你若伤愈欲走,花某绝不再拦

【顾惜朝】
【看着他递过来的茶,伸手接过。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只是这局中,自己同戚少商,千里追杀,得了什么,又失了什么……
抬眼看向花满楼,仰头将茶饮尽,轻笑】
这几日多谢七公子照顾,日后如有机会,顾某自当回报【略一沉眸】告辞。
【话音落后便转身离开。
戚少商,你与我的恩怨,爱也好,恨也罢,只能由我们亲自了结!……攥紧手中的布包,神哭小斧还在其中,不管出了这楼会遇到什么,大当家的,我等你来!】



(二)顾惜朝VS追命

【故事背景】
皇城一战,傅宗书及其同党黄金鳞被捕入狱,顾惜朝因其妻为其抵罪,铁手作保,加之人已近疯癫,故不予处理。
入狱三日后傅宗书在狱中畏罪自杀,其侄黄金鳞于发配边疆途中潜逃失踪。
诸葛神侯恐黄金鳞伺机报复,寻人保护顾惜朝安全,追命得闻,自动请缨。

【追命】
【正午时分,从六扇门纵马沿官道出了京城,直奔城郊惜晴小居。
此去目的无他,只为保护一个人,一个曾经胸怀韬略却沦为棋子、千里追杀挚友、又差点颠覆皇权、最终众叛亲离已近癫疯之人。
顾惜朝……终于有机会见到你,却不想竟是如此境地。从师父口中得知目前状况那一刻,就主动请缨接下这个差事,除了想见见这个风云人物之外,也还存一缕私心!凡是见过这顾惜朝的人,都说他的容貌与自己有七分相似,仅这一个理由也够让自己好奇百倍,更何况,这一去,没准还能见到二师兄。想到这,精神为之一振,双腿用力一夹马腹,胯下坐骑撒开四蹄奔驰,所过之处扬起一阵飞尘。
不消半个时辰,便已到达惜晴小居。勒住缰绳翻身下马,省了礼数,直接推门进了院中。只迈了一步,便当即愣住。
院中一青衫男子负手而立,微扬起头凝视着头顶一方蓝天,眼神迷离深邃,不知在想什么。而他周围似乎是自成一世界,静得无人愿意踏足。】
顾……惜朝……?

【顾惜朝】
【自皇城一战后,终日浑浑噩噩的,时而清醒,时而迷糊。
戚少商,晚晴,戚少商,晚晴……到今天已经都是魔障一般的存在。
一场千里追杀,自己毁了他半生基业,负了她一片深情,现下落到这般田地,纵有满腔不甘,也无心再去搅乱这末世春秋。
如今每日,晨起,暮寝,捉鱼,浇花,清醒了就看些医术,不愿清醒时一个人待在晚晴墓前自己也不知在想什么。
突然闻得一个陌生的声音,眨了眨眼,转过身去,却因为眼前白衣男子的长相有一瞬恍惚。
像,虽然感觉是两个极端,却逃不开五官的相似,相比,就是四大名捕中的追三爷了。
倒也是奇了,世上竟然真会有长的如此相像的两人,难怪铁手对着自己的时候偶尔会发呆,有趣。
微微挑起眉头,嘴角勾出一个带些戏谑的笑容】
追命,追三爷。

【追命】
【看着对面那张脸上戏谑的笑容,听着对方口中略微冷冽的嗓音,猛然惊醒。三两步跑过去,身前站定】是,我是追命。【拉近了距离又不由自主地歪头盯着那张脸仔细打量,口中小声呢喃】果然很像啊……

【顾惜朝】
【看着近在眼前的脸,心底暗自思量,嗯,除了这看上去过于纯真的表情,其它是跟自己几分相像。】
追三爷看够了么?

【追命】
【被对方点醒,面上有些窘迫,忙干咳两声岔开话题说明来意】咳咳……【抱拳】顾公子,久仰。在下六扇门崔略商。因黄金鳞发配途中逃逸,师父恐他伺机寻仇于你,特令我过来小住,彼此有个照应。

【顾惜朝】
【黄金鳞在发配途中逃逸……略一沉吟,回道】
败军之将,便是逃了又能如何?

【追命】
俗话说狗急了还跳墙呢,何况是人。【腰里拽下酒壶,晃到一旁的石凳上,仰脖喝一口,再别回腰间】有备无患~!【言毕咧嘴一笑,又站到顾惜朝眼前】这段时间,叨扰了~!

【顾惜朝】
【看他活泼的样,看来这几日若是有这个人在,到是个解闷的良方。
只是他喝酒的样子……都说追三爷是个嗜酒如命的人,这一点,倒是又有几分像自己最初遇见的戚少商。
说起来……戚少商不是也在六扇门当值。
眯了眯眼,故意】
既然如此,六扇门没人了?找个小酒鬼来做看护。

【追命】
【听他话中带刺,又别有用意,凑过去摇摇食指】六扇门人多得是,可会喝酒、又玉树临风、身手敏捷的只有一位【挑眉笑看顾惜朝摆出来的不屑脸色】小惜朝说话没礼貌的话,会招人讨厌的哦~!

【顾惜朝】
【听着他的话,转头将他从头打量到尾】若要这么论,我知道那一位,一定不是你了。还有【嘴角一勾】顾某天性这般,讨厌的话,三爷大可回你的六扇门。【语气微冷】我还不认为区区一个没人没权的黄金鳞,能奈我何。

【追命】
【听这口气似乎是要赶人,立刻摇头道】那可不行!追命是奉命而来,回不回六扇门,你说了不算~ 我说了也不算~!总之,三爷既然来了,就不会轻易被几句话就赶回去的【笑看过去】顾公子就当多个人作伴好了。

【顾惜朝】
【这人果然有趣,缓了语气】
随你。
【转身掀帘进屋,片刻后又出来,丢了一个空篮子给他】
上次铁疙瘩买的菜吃完了,你非要留下,若不想挨饿,就去市场上买些菜回来。

【追命】
哎?【眼见他转身进屋,倒是一愣,本以为他还要刁难一番来的。如此一来,到有些没趣了。瞥了下嘴,背手转身四下看看,既然没吃的了,那就去寻来好了~!注意打定,不做迟疑,举步出门】惜朝啊……晚饭吃包子吧?……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哦~!【无人应声,也不再等,翻身上马,一拉缰绳。嘿~ 顺便再打两坛酒,这回师父师兄都不在,可以喝个痛快咯~!】

【顾惜朝】
【听到门外叫吃包子的声音,联想到一人脸型,吃起来应该解恨。
再去细闻时人已经打马远去,伸手捻起一枚黑子落于棋盘上。以后的日子,不会无聊了】


评论(1)
热度(3)
  1. 林瞬儿林瞬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熊猫之家

© 林瞬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