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冰瞬米妙卡笛卡
原创:云煌脑残粉
游戏:花喵恭苏恭一生推
圈地自萌,小天线么么哒

【逆水/戚顾】不能没有你(中)

戚少商打着哈欠来到餐桌旁时,餐桌上已经专门为他摆好了他一直都很喜欢吃的典型中式早点,一碗豆浆,两根油条。

顾惜朝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将早报翻得哗啦哗啦响,时不时皱皱眉撇撇嘴,看得戚少商心底一阵一阵乐。

平日里顾惜朝很少在外人面前表现自己的情绪,尤其对不熟悉的人一概爱搭不理,即使对着崔略商与厉南星,他也一直是保持一种比较温和的态度,虽然即便这种时候他或喜或怒或嗔或怨戚少商都能从表情的改变上推测出来,但戚少商还是喜欢顾惜朝只在自己面前展露的那些小性子,不需遮掩不需伪装,想做什么想说什么都可以。

总得来说,戚少商不想顾惜朝总是把自己绷太紧,他希望至少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顾惜朝是最轻松的状态。

当然也并非是指望顾惜朝会彻底依赖自己,戚少商对此再清楚不过,顾惜朝有自己的骄傲,所以他只要在顾惜朝需要的时候在一旁给他温暖给他支持就可以了。

 

“今天想去哪里?”

“唔?”嘴里还叼着半根油条的戚包子抬头,露出毫不掩饰的疑惑。

顾惜朝轻咳一声:“今天你生日……所以……”

戚少商咽下口中的食物,嘴角上扬上扬:“所以都听我的么?”

“…………”

“啊~~~”戚少商将自己摊在椅子上,眼中忽闪忽闪的期待,“可是我也不知道去哪里啊,惜朝替我决定吧。”

轻叹了一口气,顾惜朝将报纸收起,开始埋头吃自己那份餐点。

那边厉南星看来是终于挣脱了陆小凤的桎梏,揉着有些凌乱的头发走出房间:“惜朝,早啊~ 你们待会出去么?”

“嗯……”顾惜朝点头,有些愤恨的眼神撇向戚少商,“我带这家伙去动物园!”

厉南星一愣,动物园?惜朝不是最讨厌这种臭烘烘的地方的……转眼一看戚少商的两个酒窝挂在脸上退都退不下去昭示着满满地得意,也只能是无奈笑笑。

看来,今天的惜朝,是完完全全被预定了呢~

 

去往动物园的路一如既往的拥挤,顾惜朝一早晨就早早起来准备餐点,加上现在天闷气热路程又堵,他一只手撑着头晃了晃干脆身子一斜靠戚少商肩上睡了个天塌不惊。

戚少商侧头看着顾惜朝完全沉静的睡脸,张了张口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小心翼翼的调整了自己的位置好让他能睡得舒服些。

站在他们旁边的两个女孩子突然的低声惊呼传入耳中,戚少商抬头礼貌地冲她们笑笑,却意外得到了鼓励与期待的眼神,不禁微微一愣。

其中一名女孩子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摆摆手然后将目光投向车窗外,顺带制止了身边另一位女孩子想要询问什么的举动。

戚少商了然低头,两颊浅浅的酒窝映上车窗外明媚的日光,也柔和了许多。

 

对于两人之间的关系,戚少商是一向不在意别人看法的,但是他知道顾惜朝好面子,对这些事情即使嘴上不说,心里也还是没办法不在意。

上大学的时候,虽说戚少商感觉得到两人彼此之间都有这层意思,但为了避免顾惜朝尴尬,他也一直尽量掩饰这份心情,直到毕业那天才敢说出口。可是真正有情的人,又怎么可能遮得住,两人平日里也会经常被一干损友拿来调侃,尤其是大三那年,红泪宣称自己甩了戚少商,要和郝连春水在一起,更是在原本就八卦当王道的大学校园内激起了不小的波澜。

开始工作后则只有变本加厉的趋势。

三对中最早曝光的是陆小凤与厉南星,为此陆小凤跟自己的父母闹也闹了僵也僵了最后还是陆老爷子在老婆苦口婆心的劝阻下对从小认定了就不懂回头两字怎么写的陆小凤妥了协。

当时陆小凤闹得差点和陆家断绝关系根本没空理公司的事,李坏天天跑警署陪自家那位太上皇,结果公司里原本属于陆小凤的事情一下子全砸到了戚少商头上,每日里来忙得焦头烂额。

而在那段日日埋头公务几乎闭关锁国的那段日子里,顾惜朝成了戚少商和外界八卦唯一的联系通道。

所以戚少商知道自己成了公司下属口头上的代理少爷,知道陆小凤跟老头子放话这辈子要定了厉南星,知道厉南星被老爷子叫到办公室谈了整整一下午后是被陆小凤拉着手一路大步流星走出公司的。

但戚少商直到老爷子对陆厉二人妥协后才知道,在那遍地流言之中,有一条,是说自己和顾惜朝的。

 

陆小凤回来后,作为补偿给了戚少商与顾惜朝三天假期,两人在公司外胡天胡地玩了整整三天,期间戚少商不止一次说想去动物园都被驳回。

三天后回到公司,本来打算好好开始工作的戚少商却毫无预兆的听到了办公室里众人的流言蜚语。

公司里比不得大学,利益关系时时刻刻充斥在人际交往之间,在利益面前,不管是怎样的消息都有可能被拿来利用。

陆厉这么一闹,所有员工都知道了陆小凤有一个做医生的同性情人,还长着和顾惜朝一样的脸。于是不知怎么目光的焦点就转移到了几乎同出同进的戚少商与顾惜朝身上。

以戚少商的身份,自然是没人敢在他面前说什么。但是顾惜朝就不一样了,他一无父无母无背景的大学毕业生,又因为性格的问题在公司里人缘也不怎么样,偏生了那样一副在戚少商眼里完全可以用倾国倾城形容的脸,所以毫无理由成了众矢之的。

听着那些不入流的言语,戚少商就爆发了,身边雪白平整的墙当场被他砸出一个洞,白色的粉末混着些微腥红在墙角少许堆积,苍白了在场所有人的脸。

“戚少商!你疯了!”顾惜朝盯着戚少商受伤的拳头要拉他去工作间包扎。

戚少商下一秒借力使力拉回顾惜朝对着那双因为惊讶而微启的唇当着所有人的面就吻了下去。

突如其来的吻另顾惜朝一时间大脑当机,周围也是寂静一片……直到正巧路过的陆小凤轻咳了一声顾惜朝才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况,二话不说抬脚直接踹了过去……

“哎哟!”戚少商松了口,单脚在地上蹦着,一手捂着被踹到的地方一手拽着顾惜朝不肯放,还不忘呲牙裂嘴对着办公室内那一众雕像吼:

“都给老子看清楚了!是我在勾引他!以后再让老子听到谁说惜朝坏话老子定打的那人生活不能自理!”

此话一出震惊四座,陆小凤一面手托下巴思考自己这个表弟原来也是会蹦脏话的一面闲闲的看了室内众人一眼又补充道:“嗯,敢说南星坏话的也是这个下场。”

顾惜朝摸摸嘴角,无语望天花板,这下是真的什么都捅出来了。

 

一小时后戚少商接到了自家父母打来的电话,接着他只给在顾惜朝耳边说了三个字“相信我”就穿上大衣走出了顾惜朝的视线。

顾惜朝恍惚间想起以前学过一篇名为《背影》的课文,从小就对父亲没有什么印象的顾惜朝当时不能理解,究竟要怎样的背影才会只一个动作就让人心酸得想要流泪。但此时看着戚少商称得上坚定的背影,虽然没有心酸的想流泪,眼角却无法避免地因为心底蔓延开的暖意湿了。

“相信我。”

自从母亲去世后,顾惜朝以为自己早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没有谁也一样能活下去,但戚少商的闯入莫名其妙就击碎了他那一层心防。不管是最初在游戏里,还是后来在现实中……顾惜朝都能感受到戚少商传递来的温暖,一丝一缕,沿着血脉流遍全身,就此渗入骨肉,分离,就是连心一起扯着痛。

顾惜朝转身回到屋内,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看外面愈加阴沉的天色,白皙纤长的手指拨弄着百叶窗:

“我相信你……”

所以,你也快点回来……

 

后来戚少商怎么闹着就让戚父戚母同意了两人的交往顾惜朝一直不知道,等他接到陆小凤电话赶回公寓时,戚少商正坐在床上咧着大大的酒窝冲他笑:“惜朝,我回来了。”笑容显得有些呲牙裂嘴,左边嘴角肿起颜色暗红的诡异。

陆小凤拉着厉南星离开,很主动的为他们锁了卧室门。

门内顾惜朝沁凉的手指轻轻按压戚少商肿起的脸,黑白分明的狭长双眸里波光潋滟:“疼么?”

戚少商握了顾惜朝的手送到唇边轻轻一吻:“有你在就不疼。”

顾惜朝挑眉:“你当我是止痛药么?!”

“嗯……戚少商专用顾惜朝牌止痛药……啊!惜朝你干嘛打我?”

笑~ 笑~ 笑~“止痛。”

“………………”

评论(5)
热度(3)

© 林瞬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