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冰瞬米妙卡笛卡
原创:云煌脑残粉
游戏:花喵恭苏恭一生推
圈地自萌,小天线么么哒

【逆水/戚顾】不能没有你(上)

不见天日的鱼池子里到处弥漫着烟尘,连带模糊了眼前灰衣书生如玉皎洁的脸庞。

戚少商呆呆坐在那里,强作茫然的眼神直直看着眼前美酒佳肴,却忽略不掉顾惜朝眼中几点期许的光芒。

“你若是明天要死了,最想做的是什么?”

“…………”戚少商张了张口,什么都没说出来……理智告诉他应该说“见息红泪”,那才是应有的答案,可是脑海中不停回旋的却是棋亭酒肆那一夜……

许是见到戚少商久久没有回应,顾惜朝开口了:

“顾惜朝,不能没有戚少商。”

戚少商一震,下意识抬头的瞬间甚至忘了自己药人的身份忘了自己来此的目的。

对面的人嘴角上扬,没有讽刺没有苦涩,反是那和着琴声映着剑影柔美得让人心头酥麻的微笑,朱红色的唇开开合合:

“少商……我不能没有你……”

“惜朝……”戚少商掩不住心底弥散开来的喜悦与满足,倾身向前凑了过去……

那张脸晃晃悠悠就在眼前,却是怎样也触不到,心底焦急的同时,戚少商几乎将所有的重心都移到了上半身……

 

“哐咚!哎哟!”某街区某公寓内传出了今天早晨的第一波噪声。

李坏拍拍怀中因为被吵醒而不满嘟囔的追命:“没事,还早呢,再睡会……”

厉南星在所有挣扎都宣告无效后将漂亮的眉头皱出漂亮的结:“陆小凤,你勒太紧了……”

而这波噪声当之无愧的幕后BOSS顾惜朝顾大美人,此时正双手环胸靠在门口看着摔在地上显然还处于余震状态中的人,笑得一脸好整以暇:“怎么?大当家的不想当包子,改当摊饼了?”

戚少商扯扯被子,干脆盘膝坐在地上,对上顾惜朝戏谑的眼神,撇撇嘴道:“还不都是因为你。”

“嗯?”顾惜朝歪歪头,明明是询问的尾音却给了被询问的人一种如果照实回答一定没好果子吃的感觉。

不过戚少商不喜欢吃果子,自然也管不了好坏的问题,所以他扬起两个迷死人不偿命的酒窝,很认真的解释:“我刚刚梦到你了,想……呃,所以摔下来了。”回想起梦中顾惜朝诱人的两片红唇,戚少商不由自主朝真人看过去……然后,舔了舔自己有些干涩的嘴角。

顾惜朝显然没有笨到忽略戚少商这个动作,因此心中已经大致猜出了被省略的内容,脸色一沉的同时绯红也开始以双颊为中心扩散,熹微晨光照耀下耳垂红得快要透明。

戚少商急忙定神转头,低头沉思起梦中的景象,又说:“是鱼池子的时候,你问我,如果我明天要死了,最想做的是什么……”

“…………”顾惜朝沉默,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他都觉得那个“见息红泪”的回答就跟自己后面“见晚晴”的附和一样别扭让人不舒服。

“我本来应该说见红泪的,可是我说不出来……因为我心中想的明明是旗亭酒肆里的你。”

“…………”顾惜朝仍然沉默,但他明显感觉得到自己嘴角不自禁上扬了,就如心底不可忽略的甜蜜一般。

“然后你跟我说……”话语顿住,戚少商抬头看向顾惜朝,他的眼睛本来就是圆圆大大,配上此时似乎能飞出万千小星星的PIKA眼神,使得顾惜朝有些不自在的转头:“说什么?”

“……你猜!”戚少商见状笑笑,难得的耍起小孩子脾气。

“你?!”顾惜朝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思前想后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何况今天日子特殊,好吧,大丈夫,忍就忍了……甩手走人,“不说算了,收拾收拾起来吃早餐……大受星!”

“是是~~”戚少商随即想起今天的日子,开始一边更衣一边偷笑,心中勾勒了好几天的蓝图啊……趁此机会一定要让惜朝先……再……然后……哈哈~!寿星的感觉就是好。

思及此处,戚少商开始考虑是不是要用寿星的特权让惜朝跟自己说一些平时想听却听不到的话呢?比方说梦里听到的那一句……算了,惜朝肯定知道自己想听什么的!戚少商对此信心满满,知音嘛~!

 

戚顾二人的知音之情开始于一个RPG游戏的开发。

那个时候,戚少商20岁,还是个凭着自己优秀的头脑和良好的人缘在大学校园里逍遥快活的风云人物,顾惜朝19岁,还是个每日里学习打工睡觉三点一线为自己的零花钱四处奔波的优秀学生。

 

游戏名叫《逆水寒》,玩家扮演的角色是一个典型的大侠代号“九现神龙”,这名“九现神龙”有一个知音兼对头代号“玉面修罗”,而《逆水寒》的主线就是围绕着这两人之间的互动展开的。

具体来说就是,某某日某某游戏开发商决定新开发某某游戏,为了增加剧情的连动性——对此顾惜朝同学曾经很认真的表示怀疑,他认为该公司之所以如此决定纯粹是因为一个懒字——公司决定广招社会人才,经过层层筛选之后挑出人物外在内涵都与游戏中角色最为相符的一批人来担当游戏中一些重要角色,只要不影响到主线剧情,什么心思算计,语言周转皆可由该人自己决定。要求是游戏进行期间不得擅自离开自己的隔间,对于游戏必须全身心投入,结束之后可得到一笔丰硕的奖金,价格根据游戏角色面议决定,起价一千,只高不低。

顾惜朝就是被最后八个字吸引过去的。

开玩笑,那是一千元啊!!平日里自己辛辛苦苦打工一个月算下来也赚不到这么多钱,如今只要玩个游戏就可以拿到了,而且还只高不低……

顾惜朝生活上虽然算不上拮据,但是并不妨碍他对金钱的需求。所以他用有些颤抖的手记下地址时间,粗略计算一下路程远近坐车顺序以及当天的课,就果断的选择逃掉那门该死的数据结构前去面试。

 

面试过程顺利地让顾惜朝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只往那里一站连自我介绍都还没来得及说面前那帮评委就看着他的脸开始“符合啊太符合了”的念叨,然后一锤定音他就这么成了游戏的第二男主角。

约好时间离开游戏开发公司时顾惜朝捧着手中瞬间多了几千的存折,觉得就连周围的空气也亲切了起来。

只是让顾惜朝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作为男二,他居然是扮演一个命途多舛到莫名其妙的反派。

所以游戏结束后顾惜朝就郁闷了,敢情游戏里他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最后仕途也断了知音也没了唯一的老婆也死别人怀里了还要被一个他极其讨厌的人将胸捅个对穿从此疯疯癫癫了度余生??

反派?反派怎么了?!顾惜朝愤愤的拍桌而起。

他就算是被选出来演反派的那也是有思想有智慧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明阴阳懂八卦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反派!要不是一时为情所迷跟了傅宗书,他这种人才放那乱世之中怎么着也是个国之栋梁吧,现在这么简单就GAME OVER了不算,还要看着往日的知音现在的对手一路上杀也杀不得放也放不掉的大侠抱得其它美人归?!

好吧虽然他也承认最让自己不满意的居然是最后一点其实很有问题,但他确确实实就莫名其妙的对最后一点不能释怀。

越想越觉得不做点什么不行的顾修罗决定就此发威,自己是游戏结束了获准出来的,条约里也没说别人游戏结束前不能进去,所以顾惜朝优雅地抬脚优雅地踹开了挂有戚少商牌子的隔间门。

“戚包子你给本公子出来!”

本来打算去追江湖第一美人的戚少商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吼震得手一抖点错了选项,然后那江湖第一美人的身影就在他面前远去啊远去啊远去,徒留他一人站在树下暗自伤怀。

事后戚少商每每想起此事,都喜欢感慨一句话:美人一动怒,天地亦悲秋,英雄同愁啊~!

再回头时却是一张与游戏里玉面修罗相似度甚高的脸,满脸怒容却反而显出风情万种,下意识脱口而出:

“这位书生倒是一表人才,气宇不凡。”

顾惜朝在得见真面目时也是一愣,这张脸……怎得比那游戏里的人还像包子?想到此处便是之前怨气冲天也都化成了唇边情不自禁地破冰一笑,颇有“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意境。

“哼~!懒得赞你英雄气概。”

 

至此从旗亭酒肆知音到金銮殿外的英雄与书生相遇了……乃至后来发现两人竟然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院,只因课程总是诡异地错开每周唯一一节可以同时上的课也不是这个逃就是那个翘才无缘得见时,戚少商懊恼了很久。最后干脆把顾惜朝的打工时间要了来,一节一节对照着翘课。

然后,两人很正常的过完了大学生涯,并且在顺利领到毕业证的那刻,一起上演了“毕业那天,我们一起恋爱”的老戏码……之后戚少商打算进入据说是他的表哥的父亲开的公司工作,连带着磨了几日嘴皮子将顾惜朝也怂恿了过去。

顾惜朝开始一直纳闷,又不是说不在同一家公司就见不到了,为什么就偏偏怂恿自己去那里。到了之后才发现那根本就是开发《逆水寒》游戏的那个公司……

戚少商抓抓头发,笑得阳光灿烂:“棋亭一夜,永生难忘嘛~!”

顾惜朝伸手冲着那两个酒窝就戳:“难怪你小子是主角一路杀下来都屹立不倒我就只能给你当个陪衬末了还载你那八寨主手里落个妻死权散的结局!”

戚少商脸一皱,眉一缩,包子气概一放:“你那是虚幻网络世界,现实里我可是真的把红泪给赔进去了。”

“赔?”特有的玉面修罗笑脸。

“当然赚得更多了……”

 

说句实话,戚少商对于自己GD到这样一个惊采绝艳的美人还是很满意的,为此曾经在电话里跟自己那两个表兄弟一顿狂侃说得天上地下只此一家,另外两个自然也是不认输的,最后三兄弟干脆电话打赌,各自把自己那位带来,评定评定……

结果,当顾惜朝那句“略商南星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与两外两只小受的“惜朝?!”重合时,戚少商同陆小凤及李坏一起感受到了命运的伟大性。

三张长相差不多的脸喜欢上另外三张长相差不多的脸……戚少商嘴角开始抽搐,有必要这么八点档么?!

几经周折之后总算是理清了关系,两方其实都是表兄弟,不过顾惜朝当初因为母亲的关系,初中上完就和母亲一起离开了原本的城市,这一次重逢完全是意料之外的。

李坏和戚少商看着崔略商一个劲在顾惜朝身上蹭啊蹭的同时灭了两个酒窝,陆小凤在南星无声的请求下一边悲叹自己就这么没了的两人世界一边极其不情愿的轻咳一声:“老头子送了我一间公寓,离公司挺近的……”

那年,戚少商23岁,顾惜朝22岁。

评论
热度(3)

© 林瞬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