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冰瞬米妙卡笛卡
原创:云煌脑残粉
游戏:花喵恭苏恭一生推
圈地自萌,小天线么么哒

【SS/卡笛】苹果

苹果,蔷薇科,花白微红,果实圆形,味甜。

                        ——圣域活体百科全书笛捷尔语。

 

圣域的人都知道卡路狄亚爱吃苹果,其喜欢程度大概可以跟笛捷尔对书本的珍视相媲美。

对此,萨沙将其作为女生的好奇跟作为女神的权威结合得恰到好处,从笛捷尔口中套出一句话:卖与被卖的羁绊。一传十十传百,等该八卦流传到蝎少爷的耳朵里时已经变成“卡路狄亚卖身买苹果”的版本,面对前来求证的小狮子满眼无辜的神情,卡路狄亚一拍桌子火速冲向水瓶宫。

“笛捷尔,你给本少解释一下!”

“什么?”

“你才卖身给苹果了!!”

“原来是这个。”笛捷尔合上手中的书,扶了下眼镜调转视线,明镜般的目光从镜片下投向不停跳脚的蝎子,停留一秒后重新翻开书页一面阅读一面继续提醒,“第一次见面,自己回忆。”

卡路狄亚动作停顿片刻,然后蹲地抱头,内心诅咒:去他妈的童言无忌!!

 

卡路狄亚跟笛捷尔第一次见面时,两人都还是豆丁大的小屁孩,一个刚刚从雅典集市回来怀里抱着一袋苹果以水瓶座特有的清冷小宇宙抵御酷暑的侵害,另一个被笛捷尔的师父克雷斯托领着见过教皇后正独自顶着圣域四十多度的高温一步一步缓慢地沿着十二宫台阶挪向天蝎宫。两人在山羊宫前的台阶上相遇,笛捷尔微眯起眼仰头看向那个天蝎座的小黄金,阳光下对方额头上渗出的细汗反射着晶莹的光芒。低头思索片刻笛捷尔觉得自己应该照顾一下新来的伙伴,更何况根据师父所说,以后自己还要负责帮他降温止痛,需要表示友好。谁知刚伸手从袋子里掏出一个苹果准备递过去,视线就让蓝色遮蔽,随着冲撞身形一趔,被突然跌过来的某蝎子完完整整压了个正着……

碰巧路过的阿释密达从两人面前经过,喃喃自语“非礼勿视”,然后从地上捡起两个苹果继续往下。

卡路狄亚从地上爬起来时手里还攥着刚刚抢来的战利品,身下笛捷尔不知道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一撞还是因为刚刚发生的事件眼神迷茫表情发懵,于是以为自己撞痛了人的卡路狄亚未经思考的话语脱口而出:“我会对你负责的!”

另一旁在山羊宫内不小心目睹了全程的希绪弗斯微笑着看向艾尔熙德,“熙德,耳朵让我咬一下,我也会对你负责的。”

艾尔熙德面无表情地指向外面蝎瓶两人所在地,“前辈,饿了的话,那里有苹果。”

 

记忆回溯,时光流逝,转眼豆丁已经长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青年好才俊,因为那一句“负责”从此跟笛捷尔吵吵闹闹十多年,卡路狄亚的小日子总体来讲过得还算滋润,除了偶尔会被某个严重表里不一的人带着“是我向你提供苹果所以你要供我消遣”的表情欺负外,他也真的再没什么好抱怨的。

只是两人都没有跟别人提过,蝎少爷从来只对书呆子买回来的苹果有莫名的执念。

笛捷尔挑回来的苹果,总是又大又甜,那鲜红的颜色偶尔会让卡路狄亚想起天蝎的心脏。后来卡路狄亚觉得也许笛捷尔也有同样的想法,因为每次发病后再醒来时身边除了坐在椅子上或读书或睡觉的活人外,床头柜上通常还会放着一只洗好的苹果,反射着太阳或油灯的光泽,煞是好看。

 

这习惯一直持续到圣战开启,前往西伯利亚时笛捷尔带了眼镜带了书本带了外套带了卡路狄亚就是忘了买几个苹果带上,而尤尼提准备的那些,在少爷挑剔的目光中不是不够红就是不够大,最终一个也没捞到肚子里。

前往海底神殿前一晚,或许是因为冰原的严寒气温下不用担心心脏过热,卡路狄亚尽情期待着明天的战斗以至于在自己的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就在他觉得自己会一直兴奋到天亮时,门被人小心地推开又合上。

翻身坐起,室内微弱的火光映照出笛捷尔微微讶异的面容,“还没睡。”

“睡不着。”卡路狄亚仰起嘴角,宝蓝色长卷发滑过脸颊落在胸前,“你是来夜袭?”话音刚落就看到一个红色的东西朝自己飞过来,急忙抬手接住,却是一只刚洗过的苹果,没有以前的鲜亮,却看得出已经是冰原上能买到的最好品种。

笛捷尔抱臂胸前靠在门旁,“如果你笨到会被苹果袭击的话,我不介意用它帮你睡觉。”

卡路狄亚扬了一下手中的苹果,回敬,“好意心领,不过本少更喜欢用自然的方式入睡。”

状似无所谓地耸耸肩,笛捷尔转身准备离开,手搭上门把时,脚步停顿,劝诫的话语在喉头打了个转。

卡路狄亚却在那瞬间凝滞的气氛中感觉到什么,先一步脱口而出:“喂,明天……”

“闭嘴。”

“……我会贯彻自己的意念去战斗!”

笛捷尔闭了闭眼,早就知道的,身后人那个该死的个性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而改变。

“随你。”

最后丢下两个字,屋内再次变回一个人的状态。

卡路狄亚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咬一口苹果,然后皱眉,这次的味道,没有以前甜了。

 

后来,波塞冬的海底神殿,继火热的爆发之后,充斥着冰雪的怒鸣。

唯一存活的尤尼提身边,只剩下一截断掉的指甲,颜色,是血一样的鲜红。

 

再后来,二百多年后,仍然是山羊宫前的台阶上,有着一头鲜亮宝蓝色卷发的米罗从地上爬起,眼睁睁望着原本用衣服下摆兜着的苹果散落一地沾满了灰尘,鼓着嘴角一脸控诉看向对面有石青色头发的孩子:“你赔!”

卡妙被米罗的目光看得颇有些内疚,虽然突然冲过来的人是眼前这个小孩,但自小受到的教育让他最终还是抿了抿嘴角,说道:“我会负责的。”


评论(1)
热度(33)

© 林瞬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