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冰瞬米妙卡笛卡
原创:云煌脑残粉
游戏:花喵恭苏恭一生推
圈地自萌,小天线么么哒

【SS/冰瞬/米妙】千の海を越えて(上)

先发一篇旧文试试。

歌词是在网上搜到的,跟歌曲原词翻译上有所差别,但是很喜欢,所以借来用,嗯。

====================

——谁言忘却的全部思念 留下未被幻灭的预言

——祈祷的愿望 记下微笑颜 随风吹散沉闷的瞬间

 

冰河决定回西伯利亚一趟的时候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日子,零下六七十度的气温,五次出门三次暴风雪的气候,就连出太阳的时间也不过短短几个时辰。

为此,沙织尝试劝阻过,然而话语还未来得及出口,就被身旁越来越多带着温和浅笑的绿发少年用摇头的动作阻止了。再看向冰河那早已经不知道漂移至何处的眼神,沙织也只能叹一口气,放弃,然后道句: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之后的日子,冰河跟圣域的联系,便只仅限于瞬寄来的几封简短信件了。

因此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冰河会婉拒小镇上的所有邀请,只拿着从邮局取回的信件,在自己的小屋中点上油灯,将以前的几封一起取出,从头再次开始品读。

信纸一页页翻过,那些只看一遍就不会忘记的文字叙说每一天里圣域发生的事情,字里行间透出的感觉如他本人一般清秀干净。

 

圣战结束后,在沙织的努力调节下,连带加隆跟史昂,统共十四名黄金圣斗士得以复活。

代价,是身体上的残缺,和作为圣斗士拥有的力量同小宇宙,以及记忆的空白。

艾奥利亚是最先复活在圣域的,时值三月,大约十天后,有杂兵无意间在雅典街道上碰见了加隆,并从加隆口中得知,撒加已经动身前去寻找艾俄洛斯。

四月,撒加传回了阿鲁迪巴在巴西的照片。

紧接着,穆从中国寄来的信件中提到,童虎跟史昂正在中国进行旅游,他自己则打算去印度与沙加结伴。

至此,还没有联络到的黄金圣斗士一共有六名:艾俄洛斯,修罗,迪斯马斯克,阿布罗狄,卡妙,米罗。

 

 

——谁言明天的全部眷恋 留下未成回忆的水帘

——背对着亮光 那鲜明双眼 布满着泯灭的光点

 

西伯利亚的五月相比之前已经有了稍许温暖,晴天居多,最起码出门不用再时时刻刻防范着暴风雪的来临。

这天冰河从镇上取回信,顺便又换了些生活用品回来,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热牛奶坐在窗旁,拆开信封,打开被瞬故意折叠成小鸭子形状的信纸,浏览到第一行,整个人就已经怔住。

米罗复活在米洛斯岛,是被加隆跟艾奥利亚在雅典的一家酒吧发现的。

米罗有些贫血。

米罗来到圣域后就记起一切,除了卡妙。

 

冰河的目光胶着在“除了卡妙”四个字上,脑中开始嗡嗡作响。

瞬在信件的最后提到,米罗回圣域之后,第一晚是在水瓶宫度过的,之后便开始在跟加隆他们相遇的那家酒吧打工,偶尔会去慰灵地一直待到月上中天。

冰河拿起笔在纸上划了几下,然后按耐不住地起身。

从窗户看出去,外面白茫茫一片,算是西伯利亚春季少有的晴天,呈暖色的阳光洒在雪地上,璀璨生辉。

冰河突然想起小时候自己无意中听见的,米罗跟卡妙说着什么“阳光下的雪才是最美的景色”,之后卡妙嘴角的浅笑,一刹那破冰融雪。

 

 

——是希望 一片天地 祭祀时间 完美圆圈

——是循环 记载坚定 呈现安静 却像那火焰

 

米罗跟卡妙之间的事情,冰河总是猜得出端倪的,从米罗三天两头往西伯利亚跑的时候,到叹息墙前被冰河余光捕捉到两人相视一刻,冰河说不出那种感觉,却感觉得到他们之间对彼此那种强烈的渴求。

有时候不管距离多远,一个眼神就能够明白彼此,有时候却好像隔了千山万水,只说一句话都堵在喉间。

冰河始终不知道这是不是就称之为爱情,因为每当这种时候,他想起的人,不是任何一个曾经邂逅过的漂亮女孩,而是总跟他在一起的绿发少年。

 

冰河将两手垫在脑后,仰头看着天花板,想起离开圣域前一天晚上,跟瞬两人坐在圣域宿舍门外聊天,之后对着因为扛不住困意而歪头靠他肩上睡着的人,自己心底滋生出的爱怜。

温柔的坚强的瞬,像女孩子的爱哭的瞬,明明是个男孩笑起来却比女孩子还要好看的瞬,好像越来越依赖自己的瞬。

在圣战结束后这段星矢住院,一辉神隐,紫龙有春丽的日子里,冰河跟瞬作为曾经最亲密伙伴中从某方面来说唯二比较清闲的两人,走到一起已不是什么怪事,关系变得越来越亲密似乎也理所当然。

若不是沙织有意无意点了一句“冰河只有跟瞬在一起才会笑的开心些呢”,冰河可能也不会那么快决定来西伯利亚。

只有跟瞬在一起才会笑的开心些……么。

 

 

——闭上眼 聆听清澈的声音 此时 永远

——不去管 此前后结果是何 此刻 永恒

 

冰河重新回到圣域是在六月底,正好是米罗上飞机前往法国那日,他没有通知过任何人,只是在机场远远确认那份记忆里洒脱阳光的笑,始终还是不够味。

想起沙织说的话,冰河将背包的带子又往肩头拉了拉,然后转身离开。

 

原本打算在外面先填了叫饿的肚子再回圣域,却没料到就是这么巧的在那家小店里碰到同来解决外卖的瞬。

两人在回圣域的路上默契选择了步行,瞬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圣域最近发生的事情,声音不高但看得出他心情很好,双手在背后交叠,步伐意外轻快的走在冰河略前方的地方,每一次转头看过来时碧色的眼眸里都沉淀着细小的依赖,然后在得到冰河回应的笑意后更加明显。

 

“呐,冰河。”瞬突然在圣域入口处停下了脚步。

“嗯。”冰河的视线漂移在随着瞬转身的动作而被风微微带起的碎发,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这次回来,还离开么?”

胸口忽得一沉,对面瞬语气里隐隐透出的担忧让冰河突然冒出了几分自责。

似乎是感觉到气氛一瞬间的凝滞,瞬笑了笑,然后吸了口气说道:“纱织小姐说,既然战斗都已经结束了,我们就可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

“可是我,还没想好要做什么,是留在这里,还是返回日本,所以,想问问冰河你……”

“瞬。”冰河突然开口打断了瞬的话,“瞬做自己想做的就好了,不管你在哪,我完成自己要做的事情后,都回去找你的。”

“诶?”瞬微微一愣,随即笑着伸出拳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哦。”

冰河有些无奈地摇摇头,然后伸出掌心,等待瞬像以前那样,将拳头撞上来。

然而瞬却突然想起什么,拳头抵住下巴,思考了几秒后,开口说道:“作为交换,在那之前,我先陪冰河去做冰河要做的事情好了。”对上对面有些诧异的视线,瞬吐了吐舌,笑得有些俏皮,“卡妙前辈,一定也复活了。”

之后冰河在瞬的拳头撞过来的瞬间,合手握住,顺势将有些措不及防的瞬拉进了怀中。


评论
热度(34)

© 林瞬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