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冰瞬米妙卡笛卡
原创:云煌脑残粉
游戏:花喵恭苏恭一生推
圈地自萌,小天线么么哒

【SS/米妙/卡笛】时の转轮 章九

艾俄洛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有一天跟一名几千岁的精灵以及一名几万岁的天使坐在同一个桌子前喝着21世纪新榨的果汁,然而现在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

经过简单的介绍后,坐在卡妙身边的看上去跟普通人类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天使似乎对手中的苹果汁充满了兴趣,艾俄洛斯想起之前卡妙说过,他这个老师似乎已经很多年没有离开精灵界了,因此对于这边新发明的事物有些好奇也实属正常。

“这个,天使大人……”

“您不必这么客气,叫我笛捷尔就好。”笛捷尔将果汁放下,“您是希腊人?”

“是的。”艾俄洛斯愣了下,随即发现对方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了店内装饰上,犹豫了一下问道,“您对希腊很熟悉?”

“嗯。”笛捷尔应了一声,随即似乎陷入了某段回忆,“那儿的文明发源很早,或许有机会了还会再去看看。”

“以前不敢说,现在的希腊,如果您想去,我可以做向导。”

“那真是太感谢了。”笛捷尔将目光收回,又喝了一口苹果汁才说道,“卡妙跟我说,您很熟悉炼金术。”

“熟悉谈不上,不过就是些祖辈传下来的东西。”

“那么,您一定也听知道暗黑炼金阵。”笛捷尔从怀中取出三张裁纸,每张上面都拓印有一个图案,并将其依次摆开,“我想知道,您是否见过这张纸上的图阵。”

“这是……”艾俄洛斯看向摆开在桌面上的纸张,熟悉的花纹似乎触动到了记忆深处,却无法究出根本。

“这图案是我在清理家师遗物的时候发现的,它原本应该被刻在一块石面上,后来不知道由于什么缘故被打碎了,而我只找到这三个部分。”

“……”艾俄洛斯皱了皱眉,尽管只有三个部分,但这个炼金阵给他感觉非常不好,就像要逆反一切甚至于毁灭时空的禁忌般,散发着其不详的气息,细究之下甚至令他头皮发麻!

猛地往后避开了些,艾俄洛斯努力控制自己不去看这个破碎却蕴含着强大力量的法阵:“我没见过,但是……”艾俄洛斯深吸了一口气后才继续说道,“笛捷尔,这个法阵拥有极其强大的黑暗力量,不管你是因为什么想要寻找它,我希望你尽快停手,这种法阵一旦启动,后果可不是你我能承担得了的。”

“这会很危险?!”一直在旁边安静听着的卡妙这个时候突然紧张地开了口。

“不,卡妙……”笛捷尔摇摇头示意卡妙无妨,然后将那三张纸片收好,“您所说的我很清楚,请放心,我也不愿意让这个法阵重现于世。”

“那……?”

“东方古国有句老话,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闻言艾俄洛斯沉默片刻,随后摇摇头:“你既然已经决定,我自然没资格说什么,如今关于这个法阵,如果日后有所发现,我会告诉卡妙,由他转告。”

“那就再好不过了。”笛捷尔起身对着艾俄洛斯行了一礼,“那么,时间也不早了,我跟卡妙先告辞了。”

“好的。”艾俄洛斯看了一眼时间,起身相送。

看着笛捷尔先行下楼,卡妙犹豫着看了一眼艾俄洛斯,他却只是摇了摇头。直至卡妙随着笛捷尔离开,艾俄洛斯低头收拾桌上的空杯子时,回忆起方才那个法阵所带来的感觉,仍是一阵心悸。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艾俄洛斯下意识攥紧了手下的桌布。

暗黑法阵,正在被启动……

 

米罗睡得迷迷糊糊听到短信提示音时本能想将其甩出去,白天折腾了一天卫生,饶是他精力充沛夜晚也不免会有些困乏,直到他突然想起为了方便,他根本只给卡妙一个人用了提示音时才骤然清醒。

手机屏幕上显示出卡妙发来的短信:已出地铁。

地铁……地铁?!

米罗飞快地抓起外套,也不管现在是不是还有学生在外面游荡,施了个隐蔽术便从十一层的窗户飞了出去,直接俯冲至校门正对面石雕塑像的阴影背后,拍着胸口顺了顺气,然后整了整衣服准备出校门迎接。

只是就在他幻想着等卡妙出现后要先这样这样再那样那样时,极佳的视力便向他呈现出一个事实:

抵达的并不仅仅是卡妙。

彼时笛捷尔穿着墨绿色双排扣风衣,湖绿长发被束在脑后,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眼睛,颇有几分学者的味道。

“米罗。”卡妙上前为两人作了介绍,“这是我的导师,笛捷尔。”

“您好,笛捷尔……前辈。”米罗皱了皱眉,从对方身上米罗很难察觉到任何有别于常人的气息,也正因为如此,心底本能腾起的戒备比想象中还要多。

“你好,米罗。”笛捷尔点了点头,目光在米罗身上驻留片刻后开口,“方便借一步说话么?”

“老师?”卡妙对于笛捷尔突然提出的要求明显有些意外,有什么话,是要避开自己跟米罗单独说的?

“这……”米罗考虑到对方存在时间背后的可能性,耸耸肩奉上一个招牌笑容,“当然,没什么不方便的。”

闻言笛捷尔点点头,搜寻了一处绿化带中的小路,先一步前往。

米罗则转头预备先对着卡妙抛个媚眼,却被卡妙先握住了手腕。

“?”

“保护好老师!”

“我……唔!”疑问还没说完就被卡妙用唇封在了口中,米罗花了零点五秒时间反应过来后伸手揽过卡妙腰身将距离拉近,舌尖顺势深入品味交换着彼此的气息,直至卡妙略微用了些力将人推开,米罗仍意犹未尽地舔了下嘴角,“等你老师走了,再找你要个像样的。”

“……”卡妙抿了抿唇没做回答,只是将对方推向绿化带,“快去吧。”

“遵命!”回了一个飞吻,米罗心情极佳地沿着小路去追笛捷尔,留下卡妙一人站在雕塑前,低头指腹拂过嘴角,心跳如擂鼓声一般剧烈。

 

米罗顺着小路找到笛捷尔时,对方正背对着他站在树下,抬起的右手指尖落着一个光点,似乎是生存于此的小精灵。

挑了挑眉,米罗走到其后方两米的位置站定:“您找我有事么,笛捷尔前辈。”

“嗯。”笛捷尔动了下手,小精灵在绕着他飞了几圈后重新隐入树叶,“首先,祝贺你跟卡妙重逢。”

“?!”没想到对方一开口会是这件事,米罗愣怔一瞬才低头回道,“谢谢。”

“卡妙是我看着长大的,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都没经历过什么残酷的事情,所以在他心底,永远保留着最单纯的善良之心。”笛捷尔转过身,魅紫的眼瞳通过玻璃镜片投向米罗,“这份善良,就跟你一样,对他而言弥足珍贵,却也足以成为毁掉他的利器。”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有人试图发动暗黑炼金阵来颠覆世界,操纵时空,而现如今魔界的动乱,只不过是预兆。

“保护好卡妙,以及……”笛捷尔闭眼沉默一瞬,再睁开时视线越过米罗投向远处,“转告卡路狄亚,有人想要他的命。”

“卡路狄……亚?!”

“你应该认……!!”

剧烈而强大的魔压瞬间袭来,卡路狄亚瞬间出现在笛捷尔身后,左手手臂环过肩头将人压制在胸前,右手通红而尖锐的指甲压迫着脖颈白皙的肌肤,笛捷尔几乎能感觉到对方灼热的气息喷洒在颈间,带着堕天使特有的信息素,令他下意识嫌恶地皱起眉头。

“本少倒是想听你亲自跟我说,笛捷尔!”

耳畔响起近三千多年未曾听闻的声音,一如既往透着张狂跟挑衅,笛捷尔突然忘了对方上一次跟自己说话时,用的是不是同样的语气。

“老师!!”因察觉黑暗气息而迅速赶来的卡妙因为卡路狄亚威胁性的目光堪堪停住脚步,掌心却已隐有能量汇聚。

“卡妙,退下!”笛捷尔沉声开口。

“可是……?”卡妙正预上前,却突然被米罗拉住了手腕,“……米罗?”

卡妙?卡路狄亚在记忆中搜寻了下这个名字后挑起眉尾,目光投向米罗:“看好你的人,本少可没闲工夫应付小朋友。”

“那你想做什么,卡路狄亚。”

“我想做什么?”卡路狄亚反问了一句,似乎是觉得对方这个话语问得极为好笑,“父神手底下最乖乖听话的笛捷尔大人可是最早一批能天使之一,战功赫赫,若能抓来做对手,不是很合适?!”

“……”笛捷尔闭了闭眼,“承蒙阁下看得起,可惜,教育你这件事,我已经不想做了。”

“!!少自以为是!”卡路狄亚收紧了缚着笛捷尔的手臂,引得卡妙又上前了半步,“谁稀罕你教育!一早就放弃的人有什么资格过问本少的事!!”

然而笛捷尔依旧是一副没有波澜的语气:“我有没有这个资格,与你何干?”

“!!”

似是被笛捷尔不冷不热的态度激怒,下一秒黑色羽翼合拢将两人包围其中,周围空气随魔力汇聚的方向卷起旋涡。

“笛捷尔老师!!”

米罗紧紧抱住想要冲过去的卡妙,他太了解卡路狄亚的强大,在这样的风压下卡妙若是冲过去只有粉身碎骨的下场,同样,也正因为他了解,有件事他总归是可以肯定的。

“你老师不会有事的,卡妙!”米罗收紧了手臂大声喊道,“我保证!”

前方风暴平息后已经看不到任何人影,卡妙盯着平整到仿佛刚刚什么都未曾发生过的地面,攥紧了米罗的手腕。

“老师他现在根本没什么自保能力……我说过,会护他周全的。”

虽然对卡妙现在所说的话语有所疑问,但米罗也清楚此刻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他将卡妙揽入怀中,“相信我,我了解卡路狄亚,不管因为什么,他很在意你老师,不会真的伤他。”

“……是么?”

“我的直觉一向很准。”米罗扯了扯嘴角,毕竟,认识卡路狄亚一千多年来,对方这么激动的模样,他还是第一次见,加上之前笛捷尔让他传递的事情,这两人之间,一定有他跟卡妙都不清楚的牵扯,或许,他可以回去套套马尼戈特的口风?

得到米罗的保证,尽管心底担心还未驱除,卡妙也逐渐放松下来。他咬着唇思索片刻抬头看向米罗,“以你跟卡路狄亚的接触,他会带老师去哪?”

“……呃……”米罗张了下嘴直接迟疑了,卡路狄亚的脾气在魔界是出奇的臭,谁会在意他的动向?!米罗绞尽脑汁回忆脑子里那张张狂的脸,手不自觉地摸到了裤兜里的手机,“诶!有了,卡路狄亚那家伙上次来人界弄了个手机,虽然是个老古董……”

 

同一时刻,在距巴黎约两千公里,雅典卫城的一处树林内,黑翼的天使毫无顾忌的降落其中。

此时雅典已过深夜,就连巡逻的工作人员也不会出现,因此卡路狄亚自然不需要费心去建造什么屏障,比起掩人耳目,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期冀!委屈!背叛!

手攥成拳,三千多年的避而不见,尽数化作愤怒捣向笛捷尔小腹,看着对方因骤然吃痛退了半步后,卡路狄亚紧跟着上前,攥住其两手手腕拉高后用一只手压着,另一手捏住下巴迫人抬起头,随即狠狠吻了上去!

“卡路……唔!!”想到了会被揍却没想到还会被吻的笛捷尔愣了一瞬后用力挣扎起来,然而一向以法术见长的他在体力上从来赢不过卡路狄亚,无用的挣扎最终也只是让口腔中翻搅的柔软更加用力的攻城略地,何况现在就算法力他也只有一次机会!

卡路狄亚此时没有时间去管笛捷尔心中哪些弯弯道道,魔界生活了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到手的猎物没理由放跑,想要的东西更不能依靠别人给予!他本能向前一步将笛捷尔压制在自己与树干之间,然而笛捷尔却在这时突然放松了身体,甚至主动回应起来。

吻在笛捷尔的配合与引导下多了几分缠绵胶着,心底熟悉的触动让卡路狄亚的记忆一下回溯到千年前精灵界的那个夜晚,动作也不自觉柔和起来。

寒气就在这一瞬间凝聚,被法力震开的刹那卡路狄亚陡然睁大了眼眸,方才温存的假象被周身由冰晶围起的屏障里所夹带的寒气彻底粉碎,卡路狄亚突然笑出了声。

“真不愧是天界有智者之称的大天使,我都忍不住要夸你几句了!”

笛捷尔一手扶着树干,另一手抹了下嘴角:“这是你与我说话的态度么,卡路狄亚。”

“不然呢?你觉得本少应该什么态度。”卡路狄亚扬起下巴,“面对你这种出尔反尔口是心非的家伙。”

“至少有点对监护者的尊敬如何。”笛捷尔走近几步,隔着透亮冰面看向卡路狄亚,“原本让米罗转告你的事情,既然你已经听到,我也就不再重复,你好自为之。”

闻言卡路狄亚嗤笑一声:“监护者?!得了吧笛捷尔,你也好,父神也好,在意的不过就是这颗心脏罢了!怎么,真那么怕它出事,直接取出来交回给父神不是更好?!还能顺便领个赏晋个……!”

“!!”手臂穿过冰晶揪住卡路狄亚的领口将人猛地拽近,笛捷尔盯着对方瞳孔,咬了咬牙,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甩开手转身准备离开,“屏障半小时后就会消失,在那之前,好好冷静一下吧!”

“我不要!”视线锁定笛捷尔转身离开的背影,卡路狄亚不顾禁忌将心脏燃烧,魔力骤然汇聚后又迅速爆发,将由冰晶筑起的围牢瞬间击碎,反弹力度之大甚至出乎卡路狄亚的预料。

笛捷尔在爆炸那一瞬间勉强转身召出一层保护却还是被击退了数米,更因为再度强制施法的缘故使得依附于这具身体的意识开始波动,五感也随之模糊,不由晃了几步扶着一株树干靠了上去。

另一边卡路狄亚有些疑惑地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他拼尽全力去打破屏障甚至做好了失败的准备,如今却好像一拳捣在了棉花上,而且心脏的灼热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被封印带出的寒气所平复……卡路狄亚皱了皱眉随即突然想起之前一直被他忽略的细节。

笛捷尔,作为大天使的笛捷尔,从他身上却感受不到任何一点有别于人类的气息!

“你……”抬眼注意到大天使的异样,卡路狄亚大跨步走上前攥住了笛捷尔的手腕,猜测被证实的刹那,如深夜般的蓝瞳危险的眯起,“笛捷尔,你还真敢……?!”

然而笛捷尔只是抬起头,寻不到焦距的目光从卡路狄亚所在的方向扫过,意识与依凭的肉身之间产生的裂纹让他暂时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能力,最终一切被黑暗所吞噬。


评论(2)
热度(24)
  1. 林瞬儿林瞬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熊猫之家
    又发错地方了,继续转载过来

© 林瞬儿 | Powered by LOFTER